全國服務熱線:0317-8616155
掃一掃查看手機站

關鍵詞: 新能源汽車電池箱 燃油車沖壓件 能源汽車充電樁 機箱機柜 精密沖壓件

聯系我們

電話:0317-8616155

傳真:0317-8616705

地址:河北省滄州市南皮(省級)工業園東區賽格大道1號

E-mail:npsgcy2008@126.com

當前位置:主頁 > 賽格資訊 > 行業動態 >

    聚焦兩會看人大代表如何解說新能源發展方向


    點擊率: 發表時間:2017-03-07

    聚焦兩會看人大代表如何解說新能源發展方向,這幾天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順利的展開中,關于新能源汽車發展方向也是會中的重點,大會新聞發言人王國慶指出,國內改革進入了深水區和攻堅期,各種不穩定性愈發凸顯。在不確定性中找準發展的主旋律,汽車業恐怕是能夠承載如此厚望,不多的選擇之一。


      的確,自2009年以來我國已連續8年成為世界第一大汽車制造國和新車銷售國。2016年國內汽車在產銷量達到2800萬輛的基礎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5.5%,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4.5%。無論主營業務收入還是利潤總額均明顯高于上年,有力地支撐了經濟平穩增長。

      無論中國還是美國,“制造業立國”已成為不容置疑的國策。站在轉型升級的風口上,中國汽車業將擔負起更重的責任和使命。在兩會上,各代表委員參政議政,共商國是,并就自己熟悉的行業和領域提出提案,展開了討論。

      “脫虛向實”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北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和誼責無旁貸,將就“脫虛向實”,振興實體經濟建言獻策。他說:“振興實體經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任務。在今年的兩會上,我將就‘脫虛向實’發表看法。”

      徐和誼所說的“虛”與“實”實際上就是指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而李書福則認為,實體經濟是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石,是解決民生的基礎,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基本產業。沒有實體經濟整個國民經濟就是“無米之炊”;同時,沒有虛擬經濟,實體經濟也很難得到活躍和啟發。

      去年兩會期間,徐和誼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表示,中央政府提出的調結構、促轉型要求汽車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下功夫,也就是要做好“加減乘除”法,通過轉移落后供給,升級現有供給以及創新新型供給三個層次來加大結構性改革,進而實現經濟增長的大跨越。

      對于“加減乘除”徐和誼的看法是,加法、乘法就是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培植新的增長極,抓住產業的高端環節,比如研發、金融和服務等;


      而“減法”就是把一些現在競爭力弱的產品逐漸淘汰、壓縮、減量,競爭力不強的減下去。“除”就是將現在明顯過時、落后的產能停下來。在徐和誼看來,排放大、超標的傳統燃油機要毫不猶豫地去掉。即使這一部分產品已經形成規模,也要勇敢拿掉,加大調整力度。

      今年北汽新能源汽車的產銷目標是17萬輛,對此目標徐和誼并不認為過高,他認為市場越來越成熟,北汽集團在技術和資源布局上也做到了“運籌帷幄”,新能源汽車領域應該是‘乘’的概念。

      甲醇汽車推廣

      另外一個兩會熟悉面孔政協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今年的兩會提案遞交了關于“甲醇汽車推廣”,“自動駕駛技術發展”的兩項提案。這兩項提案都是李書福過去提案的延續和傳承。

      在李書福看來,國家能源安全和環境保護所面臨挑戰正日益凸顯,面對世界各國對石油日益高漲的需求和國際石油價格跌宕起伏的動蕩局勢,對于替代能源的研究和應用需得到重視,甲醇車與汽油車相比,不僅動力性、經濟性以及排放等都能得到很大的改善。

      李書福建議盡快推動甲醇汽車在全國的市場化運行,同時根據甲醇汽車在各省市試點運營的經驗,繼續完善基礎配套設施建設、制度建設、運行管理和相關應用安全評估等工作。此外,李書福還建議將甲醇作為戰略性替代能源,納入交通燃料體系。

      李書福對于甲醇車的極力推廣也是不無道理的。吉利早在2005年便開始了此方面研發,它是我國目前唯一獲得國家甲醇汽車產品公告的轎車企業。目前吉利擁有帝豪、帝豪GS等系列甲醇車產品,并獲得了國家工信部批準的專項試點,目前甲醇汽車產能已經達到20萬輛。

      另一則提案則是關于自動駕駛技術發展,李書福建議通過審慎放開地圖精確測繪,減少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壁壘,從而加速自動駕駛技術發展。李書福認為,要解決這些問題,就需要放開精準地圖測繪,否則無法在真實的路面上進行體驗,難以知道自動駕駛技術是否達到成熟。

      消除新能源地方保護

      目前,處在快速發展階段的我國新能源汽車的市場環境,卻存在地方保護等一系列問題,阻礙著新能源汽車產業的持續健康發展和創新效率。同時,隨著我國汽車保有量的迅速增長,汽車產品和交通安全等相關問題也日益凸顯,現有的相關標準、法規存在一定的滯后性。

      全國人民代表、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總裁王鳳英今年提交了兩份議案建議。一是關于破除新能源汽車地方保護、營造更加公平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消費環境的建議;另一個是關于完善汽車與交通安全相關法律政策的建議。

      多年徘徊后,長城汽車終于宣布投入300億元布局新能源和智能化項目。據介紹,300億元絕大部分將用于新能源的研發和生產,長城將投建一個新能源整車廠,同時對核心零部件的整合生產進行調整。研發上,長城將在日本、歐洲、北美等多地建設研發中心。

      眾所周知,從2014年開始,新能源汽車翻番式的增長使之一時間成了汽車界的“香餑餑”,許多籍籍無名的車企都借著新能源汽車的東風獲得了巨大的利潤和發展前景。長城汽車因幾度徘徊與新能源失之交臂。

      事實上,早在2010年北京車展,長城就已率先推出了一款混動四驅平臺模型,當時引起了不小轟動。時隔一年長城還在北京車展上展出了新能源概念車哈弗E,后來又提出定增168億元,用于打造新能源項目,不過資本市場并不看好,最終長城汽車還是終止了此計劃。

      審慎與期冀

      在眾多自主品牌中,江淮汽車的新能源發展并不算落后。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底,江淮汽車累計銷售各類新能源汽車4.7萬輛。其中,純電動轎車累計銷售3.6萬輛,累計運行里程突破6億公里。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突出業績,無疑為江淮汽車增添了不少“榮光”。


      在今年的兩會采訪中全國人大代表、江淮汽車董事長安進大談特談其在自主破局、汽車出口、開放合作等方面的深刻感悟,談及新能源汽車,安進的言語中卻更多是審慎與期冀。“現在新能源汽車產業欣欣向榮,卻也遇到了困難。國家補貼在退坡,地方補貼能力不夠,技術標準要求越來越嚴,技術配套設施還不是那么完善,種種因素給這個領域增添了更多挑戰。”

      他認為,新能源汽車若想得到更多消費者發自心底的認同,還需要多方努力。企業自身需要在產品上下功夫,對技術加大投入,竭力解決電池問題、能量管理問題等。全產業鏈更需要在各個環節需要進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完善管理,可以在加大對燃油車約束的同時,出臺一些鼓勵新能源汽車使用的措施。“事實上,碳積分交易就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希望有關部門盡快討論完善、出臺實施。”安進說。

      安進建議國家可以利用政策優勢,加快充電樁的鋪設。目前做充電樁的企業很難實現盈利,國家可以逐步把基礎設施先做起來,如果使用環境好了,充電樁建設比較充分,解決了使用中的問題。

      李克強總理在工作報告中提到,當前我國汽車產業,燃油車出現結構性產能過剩,而新能源汽車處于發展初期,正需要減少燃油車中的無效供給,同時推動新能源汽車真正成為有效供給,還要引導消費者的消費需求向新能源汽車轉變。

      除車企領袖的建言之外,很多行業人士都對新能源產業的健康與規范發展獻計獻策,在補貼方式、配套設施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議案。從中也可以看出,今年汽車行業的提案聚焦新能源方向,提案還呈現出了更細化的發展方向,可見未來的新能源發展方向還將繼續深化。

    狠狠狠